取消
首页  »  牙买加剧  »  龙袍下的她黛妃
龙袍下的她黛妃内容简介

“小泥巴 ,龙袍娘说你是咱们家的小男子汉 ,龙袍是因为上面还有你爹啊 ,你不是最崇拜你爹了吗?你爹就是大男子汉哦 !”小泥巴点点头“小泥巴最崇拜爹了 ,爹能把小泥巴举得高高的,可是小泥巴就举不起来爹  。小泥巴好像举起来爹,这样爹就能跟小泥巴一起高兴了”曾子夫听了小泥巴的话 ,想象到,等小泥巴长大了 ,石来福都是个老头子了,被小泥巴举高高….然后‘惊喜’的高兴 ?那个场面啊…有些小期待!龙袍曾子夫又买了两只老母鸡 ,龙袍讨价还价一番三十文钱一只,又买了几只小鸡 ,小鸡便宜公的 ,母的都是五文钱,总共花了一百文!

龙袍曾子夫看到前面的裁缝店 ,龙袍琢磨了下,龙袍让石来福看着东西,自己走了进去,里面一个中年妇人很是热情的招呼曾子夫,曾子夫说明来意,那妇人便回屋子抱过来几包袱的碎布头 ,曾子夫蹲下身子挑拣了一番!龙袍

整理了两个包袱的布头 ,龙袍又是一番讨价还价给了掌柜子二十文钱  ,又看了看布匹 ,想着没两月也快过年 ,该给石来福做件衣服的 !龙袍

挑选了一块深蓝色棉布道“这个怎么卖的?”丽大娘笑呵呵道“这可是好不 ,龙袍纯棉的 ,龙袍穿起来绝对舒服,大妹子要是要 ,那一尺就算大妹子十五文钱吧!”曾子夫想了想开口道“我不光只买这个 ,还会买其它的 ,能不能在便宜点?十二文一尺吧,我还要买些棉花的 !”龙袍第二天下午 ,龙袍曾子强就驾着驴车到了石家 ,龙袍曾子夫见此也是明白曾子强知道了昨天的事情,曾子强叹了口气“姐 ,我…”曾子夫摆了摆手“成了 ,姐知道你是怕给姐惹麻烦,姐昨天做得确实是过了些的,是姐的不是。”

龙袍曾子强连忙摇头“姐 ,龙袍这事咋能怪你呢,龙袍是曾小翠太过了 !我今天来一是跟姐道歉,不该瞒着姐,二是爹请了村长,最后村里决定把曾小翠送到山上去 。至于那李二嘎直接被人赶了出去,爹让我跟你说一声。”龙袍曾子夫皱了皱眉头“送到山上去?”曾子强点点头“这样对她更好把,龙袍总比她自己糟蹋自己强,龙袍青灯古佛的”曾子夫恩了一声“爹娘那边还好吗  ?”曾子强摇了摇头“怎么能好?毕竟也是自己亲生姑娘 ,别说爹娘,就是我 ,我虽然打小不喜欢曾小翠这个姐姐 ,可是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我也是恼气的,现在我还有一些庆幸的,好在咱们是曾下村的人 ,要是换成曾上村的姑娘做出这些事情来,那可是要火刑或者浸猪笼,做木驴子的,好在她只是去绞了头发。

曾子夫恩了一声便没说别的 ,曾子强见此也是明白曾子夫心里有些不舒服的,说了几句话明显看着曾子夫心思不在 ,便说店里要忙就先走了 ,石来福晚上回到家看着这样的曾子夫皱了皱眉头 ,白天在店里也是听子强说了缘由的了。小泥巴小跑过来,小声的对石来福说“爹 ,娘今天自打小舅舅走了 ,就这个样子了,小泥巴很乖都没有去闹娘  ,和姐姐妹妹就在娘身边守着来的。”一旁的小草也很用力的点头 ,小叶子也跟着点头 。石来福见此很是欣慰,摸了摸三个小包子的头“娘,今天不舒服,你们要乖乖的,去洗洗早点去睡觉。”

小草虽然心里有点不乐意 ,今天正好是轮到自己跟娘一起睡的,可是见这个情况爷知道撅着小嘴巴点点头 ,拉着小泥巴和小叶子走了出去。石来福上前拥住曾子夫“媳妇 ,这不是你的错。”曾子夫摇了摇头“怎么能说不是我的错呢?要不是我,要不是我说出这些话也不会让她绞了头发的,青灯古佛一辈子!那是一辈子啊 !她才…福哥我,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?我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!

我竟然不后悔!我问过我自己了,我知道就算知道这个结果 ,可是,就算给我个机会我还是会这么说的 ,我不能让你背上□大姨子的罪名啊 ,那样你会委屈 ,会抬不起头来的,福哥 ,我…我怎么会变得这么自私呢?为了不让自己受到伤害就去伤害别人!我明明知道 ,这个时代 ,这个女人没有尊严的时代 ,我说出这些话就意味着她的人生自此毁掉了,是毁掉了啊 !子强今天来没有怪我,他说爹娘也不怪我 ,可是我看出来了,子强有不舍的 ,爹娘更是不舍的!